D2天堂福利版

D2天堂福利版 殷凯睨着乔轻雪,她那一脸敌对的样子,让他心里很不爽,开口说出来的话,也极尽讽刺。

“耽误你跟白衣天使眉来眼去了?”

“我真想割掉你的烂舌头!”

“不然怎么用一种想杀了我的眼神瞪着我!”

“因为真的很讨厌你!”讨厌他每一次出现,都要跟她冷嘲热讽,不喜欢她就离她远远的好了,干嘛还把巴巴地凑上来,出现在她的眼前!

殷凯仰头一笑,“我还是第一次听见一个女人对我说,讨厌我!”

在他的世界里,所有的女人都对他谄媚迎合,卖力讨好,说讨厌他的乔轻雪还是第一人。

“你是犯贱吗?”

乔轻雪的话,瞬时让殷凯的脸色猛地绷紧,蓝眸张扬起燎原的幽蓝之火,“死女人,你说什么?”

“我说你犯贱!明知道我讨厌你还蹦出来到我面前招人烦,不是犯贱是什么?”

殷凯紧绷的唇角剧烈的抽搐了一下,“我来问你我女儿的下落!”

“别找借口了,别以为我不知道,你母亲没给你打电话,告诉你她带着孩子出海了!”

美女令人神往

“对啊,告诉我了,但我还是想来问问你,笑笑在哪里!”

乔轻雪有一瞬的哑口无言,“你是故意来找茬的吗?”

殷凯认真的想了想,修长的手指摩挲着他高挺的鼻梁,“或许吧。反正无聊。”

“你是不是病了!”

真搞不懂这个男人的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东西!难不成这5年的封闭生活让他变得精神错乱了?怎么总是做一些不符合正常人思维逻辑的事情。

也对,一个大男人,抱着一大堆的娃娃,过了5年空虚寂寞的生活,要说的他的心里没有一丁点的扭曲变态,只怕也没人相信。

“你毁了我最珍贵的东西,不觉得应该向我道声歉?”殷凯的声音忽然沉了下来,他从乔轻雪的眼睛中看到了类似审视变态的目光。

“我凭什么道歉,因为几个娃娃,你就害的笑笑大声哭,你算什么父亲!”乔轻雪厌恶地呵斥,就要将他一把推开,懒得再跟他多说一句磨破嘴皮子的废话。

殷凯根本不让路,强硬到挡在门口,带着几分咬牙的低声说,“你这女人真是疯了!你还搞不清楚状况!”

“我要搞清楚什么状况?你和我,我们之间,好像没有什么需要搞清状况的关系吧!你也说了,我让你感到讨厌,我也讨厌你,大家就不见面好了!远离我的生活,我也远离你的生活,各自相安无事不是很好?你又蹦出来,是故意找大家不痛快吗?还是说你真的变态了!”

殷凯的脸色又变了一变,这个女人的嘴怎么这么毒。

乔轻雪一把将殷凯推开,殷凯怄气,则坐在一侧的排椅上,一副不打算离开的样子。

乔轻雪推开病房的手僵住,瞪着殷凯道,“你怎么还不走?”

“我为什么要走?”

“你在这里又没有朋友又没有亲人住院,你留下来做什么?”

“我想在哪里,都是我的自由。这里又不是你的地盘。”殷凯无辜的摊着手,一副自己只是想坐在这里,完全跟乔轻雪没有任何关系的样子。

“你想休闲排解无聊,可以去坐公园的椅子,坐在医院不觉得碍眼!”

“我喜欢。”

乔轻雪气结,“我说殷凯!你这样有意思吗?有意思吗?有意思吗?”

殷凯点点头,“还好。”

乔轻雪简直被他气得胃部涨满,“我觉得你的公司应该很忙吧?你还有闲情在这里‘还好’?”

“能人善用,最好的领导者是把自己的手下人完全发挥起来,把自己的时间空出来,可以悠闲逍遥的享受人生。而不是用工作将自己所有多余的一分一秒,都要绑定在公司劳作,那愚者的行为。”

乔轻雪负气地一拍脑门,转身进了病房去陪夏紫木。

他殷大少喜欢坐在那里,就坐在那里好了!

可乔轻雪的心情,却不能安定下来,时不时就要向病房之外,看殷凯是不是还坐在那里。

只见殷凯双腿交叠,拿着手机在那里敲敲打打,也不知在玩些什么,一副手门神的样子,坐了一下午都没离开一步。就是有偶尔起身去厕所,回来依旧会坐在那里,就是坐累了起来活动两步,还是会继续坐在那里。

乔轻雪怒不可揭,直接推门出去,站在殷凯面前,一手叉腰质问他。

“到底滚不滚!”

殷凯抬起他高傲的眸子,蓝眸扫了一眼乔轻雪一副泼妇的样子,嗤之以鼻的哼了一声,“我有碍着你吗?”

“非常碍眼!”

“哦,原来我的存在,吸引了你全部的注意力。”

“你少美了!你在我眼里渺小得就好像一粒灰尘!我完全注意不到你!”

“那就当我不存在好了!”

乔轻雪这才明白,感情自己落入他设下的圈套里。

这两天,李航帮忙给夏紫木做康复治疗,便全天留在医院,也会直接从食堂打饭过来到夏紫木的病房一起吃饭,然后给她做复健。

殷凯见李航提着三份饭盒来,正巧到了晚饭时间,他也饿了,直接从李航的手里接过盒饭,自己留了一份,打开来掰开筷子,直接吃了一口,还要品评一句,蔬菜炒的火大,肉炖的不够烂。

乔轻雪简直要被他气死了,抱歉地对李航点点头,李航却只是淡然一笑,不堪在意。

乔轻雪配合李航一起搀扶夏紫木下床活动,然而还不待乔轻雪牢稳地扶住夏紫木,殷凯忽然出现,一把将乔轻雪推开,直接将夏紫木从床上搀扶下地。

“……”乔轻雪怔在一边,第一直觉不禁想,殷凯和夏紫木什么时候有了这样的友谊。能劳烦殷大少伸出他高贵的手帮忙。

夏紫木也是一怔,殷凯直接抓着她的手臂,搭在他的肩膀上,配合李航搀扶夏紫木活动。

夏紫木斜了殷凯和乔轻雪一眼,忍不住想笑,感情殷凯是在吃李航和乔轻雪朝夕共处的醋,才会留在医院不走人的吧。

乔轻雪见这里也没自己什么事了,直接甩手走人,出了病房坐在走廊的排椅上享清闲,生闷气。

殷凯挑挑眉,浅浅地勾了勾唇角。

心里却在腹诽那个死女人,都答应跟他结婚了,还跟别的男人有说有笑的在一起。侧目看向一侧的李航,也就多了点吃味,和敌意的味道。

李航勾唇浅笑,对殷凯说了一句,“殷少,过两日我儿子百日宴,还要请殷少前来捧场。”

李航说这话,让他捧场不是目的,强调自己儿子都快百日了,才是最主要的目的。

殷凯蓝眸一沉,“你结婚了?都有儿子了?”

李航一双眼睛在眼镜后面,笑得很美满,“前两年就结婚了,由于是医院的一个女医生,怕人风言风语,才一直没有张扬。”

殷凯忽地笑了,放开夏紫木,“我公司还有点事,先走了。等你儿子百日宴的时候,一定到场,送上一份大礼。”

说完,殷凯转身出门,唇角还带着一抹笑容完美的弧度。

乔轻雪见殷凯心情大好的出门,还对她挥挥手,直接转身双手悠闲地放在西裤口袋内,步态雍容地走了。

“莫名其妙!”乔轻雪嘀咕一声……

顾若熙站在家里花店的门口打电话,她一直给张也打电话,那头能拨通,只是没有人接听,她就一直打,一直打。

整颗心都牵系在小王子身上,她的整个人都被抽走了所有气力,目光昏暗无光的空洞。

不远处停了一辆车,车里坐着一个俊美男人,他拥有一双琥珀色的迷人眸子,前面的司机恭敬地对后面的那个男人说。

“少爷,就是这位小姐?”

席初云点下头,司机便下车。

顾若熙并未发现有人向她走来,只觉得肩膀被人撞了一下,头发似被人扯了一下,那男人赶紧跟她道歉,她也没有心情在意,继续站在门口打电话。

那个司机回到车上,将手指中的两根头发,交给了后座位的席初云,“少爷,这是那位小姐的头发。”

席初云接过发丝,小心地放在一个塑料密封口袋中,唇角抿着淡淡的笑靥,琥珀色的眸子里都是迷魅摄魂的光芒。

他看向依旧站在门口焦急打电话的顾若熙,低声吩咐前面的司机,“调查一下,她发生了什么事,心情这么不好。”

“是,少爷。”

顾若熙无力地放下总是打不通的电话,忽然觉得有人好像正看着自己,空洞的目光便在街上寻找一番,最后目光落在一辆黑色的车上。

还以为会是陆羿辰又派人盯着她,而那车子的车窗缓缓摇上,她没有看清楚车内的人,车子便缓缓启动出去,在街上开走了。

祁少瑾从店里出来,拉着顾若熙进屋,帮她披上一件外套,好生地安慰她,“别担心,小王子一定不会有事,他会平安回来。”

席初云靠在座位上,唇角依旧是那样淡然平和的笑容,眸子里光彩依旧。

他想,很快,他们就会见面了。